「為什麼我總是遇到爛男人!」她哭著這麼說,這是她剛跟上個男友分手,墮胎後的幾天……。

 

我並不知道要如何安慰她,只是叮嚀、附囑她多休息,先專心養好身子。

 

「我決定要下南部去和我們都認識的那位朋友見面。」一掃前些日子的陰霾,語氣略帶興奮的口吻訴說著她雀躍的心情,完全不像剛墮胎不久的女人。

 

但我卻無法分享她的愉悅,在我與那位並不算陌生的友人幾次men's talk的經驗中,我得知並無法保證她不會再被二度傷害。

 

「我無法同意妳這個決定,以朋友的身分,我真不希望妳去找他。我們都知道他的感情觀如何,現在他也很有可能只是一時興起。正確來說,我無法確認妳是否會再度受傷。」我盡量紓解快要皺起的眉頭,咬著牙壓抑情緒,努力維持語句結構的自然度。

 

 

--或許我真正想說的是『妳瘋了嗎!?妳忘了妳剛墮胎完!連小月都還沒度過啊!』

 

 

她聽完後,我們靜默了許久。

 

「妳說的對……,但…我……對不起…。」眼神閃爍,隨之她用手掩住口鼻,兩行清淚順著清秀的臉龐滑落。

 

無語,聲音再度陷入沉默。

 

之後我們沒有再有任何交談,結束了這次也許連衝突都稱不上的聚會。

 

 

隔幾日,遇到那位友人,他用著輕蔑的語氣與我透露與她的親密行為及評語,我除了痛心外無可奈何,最終我還是指責了那名友人。但他則是一副以『那女人已經是成年人了,是她自己做的決定誰也管不著,會不會受傷這種事與我無干。』的態度。

 

說的確實,我無法反駁。

 

 

也許我低估了一個女人承受空虛寂寞的能力,但敞若不抵抗這空虛,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迎合來接近自己,卻永遠不會回應自己期望的人,難道又不是另一場夢靨的開始嗎?

 

再過了幾日,從其他共同朋友的口中得知了他們成為情侶的消息,似乎兩人極力對我隱瞞這件事,自此後便漸行漸遠。

 

又過了幾年,意外遇到當時的老友,重敘舊事再度耳聞那之後他們沒多久就分手了。

 

 

『妳,現在還好嗎?』我這麼在心中默想,並試著放下腦中的思緒,祈禱忘掉一切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人生は一度きり、楽しむが勝ちなのです✌

ココ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