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篇是偶然在杏語心靈診所的粉絲團看到,腦中馬上浮現許多人的身影,包括我自己也曾以為自己當過黑羊,雖然看完後全文後發現自己並非典型主動討好他人的黑羊,不過確實是有可能刺激到某些較自卑的人,讓其感受到威脅。即使對於自己本身不見得符合內文描述的狀況,我想這對釐清周遭際遇會有許多幫助。

 

哪些人是案例的情況;哪些人又不是。並且去思考符合與否之間的原因及關連性,如此才能夠培養自己區辨識人的能力。

 

黑羊   

那麼…在粗略的文章應用解釋後,如果還有興趣的話請繼續閱讀。

 

在所屬的團體中曾經遇/當過黑羊嗎?抑或是當過屠夫呢?

 

黑羊效應

 

常常,故事的開始是渾然不覺得。背景往往是一個新環境、新學校之類的地方。大家都是新同學或是新同事,彼此了解還很有限。然後,在某一天,妳因為某事(通常是非常非常小的事情)跟其他人有一點點意見上的不合,而妳被誤解而責罵了,但是妳仍就很有風度的包容了這件事,只是心理還是有些受傷。但是,從第二天開始,妳開始感覺到妳跟衝突的對方互動中有些尷尬,你也許伸出友誼之手,但對方卻逃避著妳。但是,團體的氣氛卻開始變化了,妳注意到似乎有人對妳指指點點,

也似乎有些負面的批評,是跟妳有關係的。


妳可能不以為意,可能想了解來源,可能認為自己對別人不夠好,才會這樣,因此妳更加對別人釋出善意。但這個情況,絲毫沒有好轉,反而越來越糟糕。越來越多人議論著妳,批評妳的某些言行舉止,甚至穿著打扮。妳想了解到底怎麼了,但妳不管找誰說話,都問不出一個答案。


而後局勢快速惡化。一個討厭妳的團體逐漸構成了,她們彼此感情越來越好,但也越來越常以批評妳為共同的話題。而且,不管妳釋出什麼樣的善意,對方就是不會理會,語句當中,譏諷與嘲弄的意味比重越來越高,而且所指控妳的事實,是一些非常瑣碎,不是很具體,也談不上很重要,但是這些人提到這些事的時候,總是能夠義憤填膺,慷慨激昂,彷彿妳犯了滔天大罪似的。

 

當妳嘗試向敵對團體溝通時,沒有人會與妳溝通,反而妳的種種行動舉止,會被對方以誇張的形式被演出來,然後在對方團體中引起哄堂大笑。當妳求助於妳在該團體的朋友時,妳會發現大家開始疏遠妳,有的加入了對方的陣營,有的明哲保身的站得遠遠的。妳試圖向團體中的師長或前輩求援,但是別人多半告訴妳,妳想太多了,其實只是一些小誤會,澄清就可以。但事實上,妳可以說是恨不得有機會澄清,但是越是喜歡嘲笑、譏諷妳的人,越是閃避與妳的澄清。


妳的痛苦開始寫在臉上,最後妳終於無法掩飾,妳不得不向這個團體外面的人求援,但是妳得到的訊息,幾乎都是「妳想太多」、「沒妳想的那麼嚴重」、「那只是一時誤會」的敷衍話語。
當妳試圖向團體外面的人求援時,她們反而責備妳「應該是妳不懂得做人」、「妳應該多檢討自己」、「一定妳有什麼不對之處,不然不可能那麼多人一起討厭妳」但是很諷刺的,妳可能真的就找不到妳做過什麼滔天大罪,值得這麼多人一起義憤填膺或有意無意的嘲諷妳。


而且當妳檢視這群人時,妳的良心告訴妳:她們不是壞人,而且她們之間的友誼是真誠的--但這點反而讓妳更忌妒與沮喪。當這個「儀式」進展到最高潮的時候,妳只會聽到四面八方都是指控妳的聲音,但是指控的內容都是一些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,有的甚至是無中生有,而妳的善意、惡意、誠意...不管什麼意,通通會被以一種誇張的語句模仿並諷刺,妳會感覺到自己就向在面對空氣打架,無從辨解,無從溝通,無從指控,無從反擊、無從辨解。


如果妳遇到了這樣的事,那我會很遺憾的對您說:妳已經成為這場黑羊遊戲的犧牲品,妳是待宰的羔羊,被抹到黑到發亮。而這場攻擊妳的「祭典」,必須以妳滾蛋作為收場。通常,當妳滾蛋之後,整個團體會突然快速安靜下來。然後彷彿從來沒發生過這件事情一樣,先前可能妳是言論的焦點,在妳離開之後,大家卻彷彿忘了妳一樣似的,再也沒有聲音。


在這個黑羊事件裡面,全部都是謎團。攻擊妳的人事實上不是壞蛋,她們之間的互動中的真誠與友誼常常令人羨慕,她們每個人的品德與操守也都很不錯,事實上--假如幾年之後妳與其中某些人再次見面,對方可能依舊是個可敬的人物,但對方可能不太記得當年發生什麼事了,也不太清楚自己說過什麼傷害妳的話。但這些傷痕,卻會在妳心中永遠沒辦法釋懷。這,就是鼎鼎大名的黑羊效應--生人獻祭的心理演劇。


黑羊效應是非常經典的一個團體心理互動模式,它天天在各處上演,傷害力也非常巨大,受害者往往在多年之後,依然無法抹去心中的痛苦。到底發生什麼事情,我將在下一篇全部揭露--

 

黑羊效應是一種極為常見的現象,她有幾個特徵:

 

1. 被當成黑羊攻擊的人,其實根本沒有傳言說的那麼壞。而且,她的性格往往是討好者,很在意別人的評價。


2. 獵殺黑羊的團體,其實沒有一個人是故意的,每個成員往往是善良、有正義感、而且有良心的。但是當她們聚集在一起殺黑羊時(諸如:用誇張的語句模仿被害者的各種舉動,以達到哄堂大笑的戲劇效果,模仿的對向,甚至可以是黑羊痛苦求饒的舉動),每個人在那種情境下,幾乎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事,殘酷的模樣,也跟單獨面對自己的時候截然不同。


3. 不一定有原因,也不一定有主謀。雖然說,通常當黑羊者會有一些特徵,但不一定有,換句話,空穴也可以來風,也不一定有誰意圖想陷害誰。

 

還原整個過程:事實上這整個事件,是一個團體基於集體意識下犯的謀殺,目的是什麼?透過打擊共同敵人,而形成一個關係良好而有效的友誼結構。

 

通常,黑羊會有某些行事風格,並且因為這些行事風格,而非常輕微的傷害了另外一個人的心。當這個人面對黑羊時是自卑的(不管什麼理由,功課好也好,有氣質也好,背景好也好),黑羊的舉動會對「首席屠夫」(我姑且用這個字眼,後面會解釋)構成心理上的威脅。首席屠夫的反應如果無法得到釋放,例如:整個團體是新構成的,或者組織很鬆散,首席屠夫人輕言微,不敢釋放自己的憤怒,這個怒意會內化在心中,但是強度加倍了。


假若首席屠夫是個沒有良心的傢伙,那這樣的怒意或報復是不會造成什麼困擾的,萬一,這位首席屠夫是個有良心的人,她的反擊行動就會被自己的良心所指控,而背負上罪惡感。為了消化這些罪惡感,首席屠夫必須透過兩個方式來解決:第一,改變自己的認知,認為對方真的就那麼壞,所以自己的攻擊是正義的;但通常第一個效應無法消除良心的譴責,所以首席屠夫必須採取第二個行動:試圖說服或影響其他人認同自己的看法,也就是藉由團體的力量來減輕自己的罪惡感(對啊!別人也跟我的想法一樣)。


諷刺的是,當黑羊表現出包容,並且再度伸出友誼之手時,這樣坦蕩蕩的舉動只會更刺傷首席屠夫的良知,她再度不平衡了,因為良知又開始攻擊她了(對方這麼寬容,而我竟然如此),為了再一次消弭良心的譴責,首席屠夫只好更加扭曲自己的認知,更加認為對方是惡意的;而且更加拉攏別人,聚集成一個自己的團體,試圖說服別人,黑羊的犯的行為是不可饒恕的。


這時候,渾然不覺的黑羊就開始面對一個困境了,她聽從別人的「忠告」,不斷壓抑自己被傷害的痛苦,繼續釋出善意;然後這個善意繼續刺傷「屠夫團體」的良知,屠夫團體因為良知的壓力,所以會開始集體挑黑羊的毛病,如果找不到毛病,就開始集體創作,並且透過一些友好互動的方法,來紓解自己的壓力,這團體也會不斷拉攏進更多中立者,讓更多人來分擔良心的譴責。而外部搞不清楚狀況的人,則是不斷告訴黑羊,一定是妳有錯,或者你反應過度激烈。


到了頂點的時候,黑羊終於無法自圓其說了,她不明白自己做錯什麼,為什麼會得到這樣的遭遇,但她所相信的人卻硬要把問題歸罪於她頭上,但這叫她怎麼無視於她受到的荒謬攻擊。最後,她可能採取的方式,就是離開。黑羊將帶著巨大的傷痕離開。但屠夫團體呢?這時,因為已經沒有任何減低良心譴責的方法,所以最好的方式,就是忘掉這件事。所以在前一刻鬧得風風雨雨的「黑羊罪行」,在黑羊離開之後,會瞬間消失,再也沒有人會去提起黑羊。


但是,這個「屠夫團體」就因此進化了,因為有共同的敵人與行動過,革命情感會將「屠夫團體」的成員緊緊的拉攏在一起,這時,因為已經沒有良心譴責,種種可貴的友誼表現、人性善良的一面再度出現,這個新團體將成為這個新環境的主流,而美好的共存下去。


直到下一次,這個團體再次遇到危險,那時,才會再拱出第二隻黑羊--


PS: 這在中國的說法,倒很像河伯娶親--為了避免河伯憤怒,定期把一個無辜的少女扔進水裡,以求安定。其實哪裡有河伯?根本就是人群對於天然災害的恐懼而已。
---
為什麼會稱為黑羊效應,就是因為一堆純樸的農夫,為了求自己的溫飽,把一隻羊抓起來,宰了祭天,祈求來年風調雨順。對羊兒而言,實在夠倒楣,你她媽的要溫飽,犧牲我而祭天,而且還把我的犧牲,正當化為正義或必須的行動,我的羊格等於要被抹黑。所以叫黑羊。而農夫是純樸的,因為相信不殺羊就不能祭天,所以只好團結起來,一起殺一隻小羊。(單獨的話,會殺不下手)。

 

 

事實上,我觀察這個黑羊現像很久了,也看到非常多種變體,我所講的,只是最「基本款」的而已。你會發現,裡面沒有人是真正的壞人,但是總和結果,就是一堆好人在傷害好人。由於兇手是一堆在各方面都是不錯的人,被害的黑羊如果未經過治療,通常很難自行痊癒,因為黑羊沒辦法說服自己「對方是那麼的邪惡」,而屠夫團體因為沒那麼邪惡,也不會因為多行不義而惡有惡報。黑羊沒辦法用「對方都是混蛋!無恥而邪惡的傢伙!」來合理化自己的受傷害事實,當別人告訴她「不要想太多時」、「你自己應該也有要改進的地方」、「你很不會經營人際關係」,這些說法等於告訴她:問題就出在妳身上。黑羊的無辜是無法得到平反的,也就因此,傷痕通常被埋的很深。

 

但是實際上看到的黑羊效應,通常是變型過的,影響結果會更複雜,但基本模式還是一樣。
不過值得一提的是:絕對不要把「黑羊效應」跟辦公室或學校等有人因為利益而惡意排擠的情況混在一起,那是截然不同的。


在黑羊效應中,由於沒有真正大奸大鱷之徒,黑羊需要的是被再度恢復自信與自尊,當自信夠強時,就有辦法接受這個荒謬災難為何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實,當個案有能力對這群做出壞事的好人寬恕時,傷痕就會癒合了(但絕對不能勉強,勉強的寬恕會導致憂鬱);而面對利益衝突而遭到惡意攻擊的狀況下,個案需要的是學習如何自保,減少將自我的評價放在別人眼中,簡單講,成為一個勇敢面對挑戰、而且也有能力面對挑戰的人,才是解決的關鍵。這時需要的就不是寬恕,而是勇氣。要治療的方向不同,而且天南地北。

 

 

妳會是下一隻黑羊嗎?


黑羊的基本模型,在先前已經陳述過。在未來,我也會開始敘述黑羊的療癒方式。但在此之前,我想先探討,對於黑羊本身,是否有什麼自救的方式?有什麼避免讓自己成為團體的代罪羔羊?很多人都以為一走了之,就是唯一個解決辦法--事實上,那是下下策,只有適合用在黑羊的所有能力都已經喪失,沒有任何維護自己的能力,不撤退不行,否則會精神崩潰的場合:因為在原團體裡面受到的傷害,如果沒有就地解決,離開往往就是將傷害給內化更深的一種做法,這個傷害根本沒被療癒;但也不意味黑羊就必須選擇留下來,因為如果黑羊的心理強度真的沒辦法支撐下去,也就是這個戰局已經徹徹底底失敗了,那棄守可能是最後不得已的停損點。


其次,誰會成為黑羊?這通常不是隨機的,而是高度與個人特質有關係,簡單講,就是會有一些人容易成為黑羊,另一些人不會。但必須強調的一點是:這不代表黑羊在被攻擊的部分上是自己有錯的--一如一開始開宗明義就說,黑羊是一個犧牲品,有錯的,往往是屠夫團體。但我們仍然容易從一些人身上發現,所謂黑羊的特質。


黑羊往往會有一個先天的矛盾心理:她非常在乎團體對她自己的評價,她為了尋求好評價,甚至會委屈自己去討好團體;但另外一方面,黑羊又會「同時」(我說同時喔)對團體存在著一種張力--這個張力是什麼,很難說明,但是它的來源是黑羊內心深處的自卑感,這一點卻是無庸置疑的。

 

這個黑羊與團體的張力往往不會以單純的關係緊張來呈現,但它會有一個特徵就是「格格不入」。而面對這個格格不入,黑羊往往在一方面,會更加討好團體,希望被團體所接受;另一方面,對團體存在著敵意(有愛就會有恨,兩種力量通常是共存的),所以黑羊會看心情,擺盪在自卑與自大之間。前者會讓黑羊容易沮喪,後者容易讓黑羊一竿子打翻一船人,直接想靠自己的努力,超越「團體」,證明「你們全都錯了,我才是對的」。前者帶來憂鬱,後者帶來焦慮,尤其是後者,更容易讓黑羊處在一個過度要求自己的狀態,因為黑羊希望透過社會表現與成就,來超越原本的團體,所以黑羊在成就感的追逐上,往往高到近乎自虐的狀態。


黑羊明顯是過度依賴團體評價在過活,她會濫用自己,來取得身旁的人(不限定在原團體)的讚美,藉由別人的認同來肯定自己(這其實隱藏了黑羊缺乏自我肯定的能力);但很有趣的,黑羊又很喜歡透過「影響」團體,來達成自己的目的。

 

所以,在某個程度上,「黑羊」跟「首席屠夫」是很相似的,而這也就是我說的「現世報來的很快」--因為屠夫隨時都可以轉變成黑羊。在某層意義上,屠夫與黑羊就是所謂的「權力鬥爭」,成者為王,敗者為寇。但沒有一個人會是常勝軍,勝敗乃兵家常事。所以,一個霸佔在組織裡的屠夫,一旦垮台,馬上就是黑羊;而飽受創傷的黑羊,可能在換了環境或原本環境局勢改變,突然又變成加害別人的屠夫。但毫無疑問的,當黑羊在當屠夫的角色時,不會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、傷害了什麼?大腦會持續的合理化黑羊的行為,讓黑羊覺得自己是為了什麼(諸如:群眾利益、自我堅持等等),卻慘遭犧牲;只有在變成黑羊時,才會強烈感覺到自己的委屈與痛苦。


這也就構成了:一個人要超越黑羊的宿命,首先要做到的就是了解自己--事實上,拒絕面對現實,拒絕面對自己,也是黑羊常常幹的一件事。

 

黑羊除了與團體關係互動微妙外,還會有一個特徵:「不是朋友,就是敵人」這種二分法。事實上,這個二分法衍生到黑羊全部的生活當中:黑與白之間的灰色地帶消失了,黑羊若非很自滿於自己超越別人的地方,就是很自卑於自己不足的地方;這兩種心情可以快速轉換,轉換速度要多快就有多快。第三是,黑羊總是希望從團體中,找出一條最Smart的途徑,讓自己脫穎而出。黑羊很少乖乖當隻團體的苦命小綿羊,他總是會不斷想找到一條對自己最有利的方式。很有意思的,黑羊又在乎群眾,那他在乎的是什麼?不是群眾的利益,而是自己的利益。這個特質會導致:當黑羊發現自己成功的影響了群眾時,她會是善於表達自己最美好的一面;但是如果失敗了,她會把「悲慘的狀況」透過想像力,無止盡的擴大。


但是說到這裡,我們必須分清楚:黑羊效應的發展,是一種事實行為。也就是說,我們不能透過上面的敘述,然後說:「活該被欺負!」的結論。因為黑羊效應確實就是一個群眾的暴行,群眾不管基於任何理由,都沒有資格對黑羊發動攻擊。暴力就是暴力,群眾的暴力還是暴力。暴力不能以任何理由被正當化。這個攻擊必須被制止,否則,陣亡了一個黑羊,還是會有下一個。這是永無止盡的夢魘。


由於在黑羊的形成當中,必須參雜很多要素,包括:黑羊過度看重團體,以及黑羊本身強烈的討好性;在遇到挫折之後的愛恨交織;到最後的二分法「不是完全支持我,就是徹底反對我!」。這整個過程都有很多機會讓黑羊效應停止。

 

其中、第一個要點就是,身為黑羊或黑羊的候選人,必須立刻停止對於團體的過度依賴與渴望被認同的心理。黑羊必須了解,他如果是獨特的,那麼她就是獨特的,她無須貶抑自己,更無需貶抑別人,更重要的是,絕對沒有必要去討好別人。忍耐是完全沒有必要的。因為黑羊所有的討好與忍耐,都會被屠夫團體轉化為笑料。


第二個要點就是:不要對團體產生過高期望,妳是妳,別人是別人,妳根本就不需要團體還妳清白,因為沒有一個團體有資格還妳清白,當妳沒有期望,就不會受傷害。


第三是:用團體為基礎,做為出發點,去思考怎麼與團體維持一個妳認為舒服的關係。但這一點,非常重要的是:請用團體為出發點--群眾關心什麼,非常有可能跟妳關心的事情截然不同。如果你以自我中心為出發點去調整自己,很有可能團體根本不在乎你在乎的,卻在乎妳所不在乎的。群眾不能定個人的罪,個人也不能定團體的罪。


(待續)

 

創作者介紹

人生は一度きり、楽しむが勝ちなのです✌

ココ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